Q&A白蘭爺爺薪傳獎得獎過程

Q&A

Q1:據我們所知,您13歲因耳疾而失聰,可以請您描述當時的情形嗎?

A:那天晚上一直覺得頭昏昏的、燒燒的,一開始也不曉得是怎麼了,後來有去找日本的醫生醫治,但是醫生宣佈無效,從那一次之後聽力就變差了,慢慢的,現在幾乎都聽不到了。

Q2:那您覺得失聰對製作燈籠有沒有影響?

A:因為製作的時候該畫什麼大都已經浮現在腦海裡面了,所以聽不到聲音對我來說並不會在製作的過程中有太大的影響!

Q3:您在15歲時開始了製作燈籠,您的老師是誰呢?

A:在那時候,物資相當的缺乏,一斗米才賣一塊多的時代。那個師傅姓“王”,因為那個老師的兩個兒子都沒有繼承王師傅的技藝,他也擔心技術會失傳,所以才將技術傳授給我。一開始的時候我都偷偷站在旁邊看,老師畫什麼就記下來。有一次在保生大帝生日時,廟裡想製作一個燈籠來展示,但是王師傅不讓我看他畫什麼,最後我就自己作了一個燈籠,當我們的作品一起被廟裡的人看到的時候,他們對我所做的燈籠特別讚賞,之後我就開始出來獨立創作了!

Q4:是否有人曾阻止您學作燈籠?

A:當初為謀一技之長而出外打拼,隨著王姓師傅做燈籠,被兄弟們鄙視,但我也未曾因此而停止學習,做後反而學得此一技能後,返回家鄉試著製作元宵燈籠,買給小孩子當童玩。想不到孩子們對我的燈籠愛不釋手,才開始了我的生意生涯!

Q5:一般的燈籠都是先將圖印好再粘到燈籠上,而您為何想先粘好再加以彩繪呢?

A:如果把圖案畫好之後再黏上去,就會失真,為了呈現作品的『真』,所以我就直接將圖案畫在已經黏好的燈籠上,這樣才能完整的展現出我所畫的意境。現今燈籠上的畫及字很多都是用機器完成的,但是用機器印製的燈籠價值比較不高,手工完成的才是最可貴的。

Q6:哪一種燈籠的製造過程比較難?

A:我所做的燈籠大概分為三大類:泉州燈籠、福州燈籠、日本式燈籠,其中日本式燈籠最有智慧,看起來很簡單,可是製作最不容易,而且最為精緻,日本式燈籠的掛法,就像天后宮前的掛法,一大串,而中國傳統的掛法是一對;泉州燈籠與其他兩類不同的是,泉州式燈籠可以拆開再修補;而福州式燈籠製作比較簡單一些,只要將主體編好之後,糊上外層的紙,再畫上圖案就可以了!

日本式的串掛燈籠

Q7:您的印象中,所製作過的燈籠中最大的作品是有多大?最小的作品有多小?這些作品現在都存放在那裡?

A:到目前為止,我所做過最大的燈籠,大概跟你們上課的教室差不多大,最小的大概就像手掌般小。最大的燈籠目前在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都有啊!而國內我所做的最大的就屬台中全國大飯店裡面的那個紅燈籠了!國內很少有人收藏這種大型燈籠,我覺得很感嘆的一點是大家都捨得花幾千甚至幾萬塊錢去吃一頓,但是卻捨不得花大錢去買這種藝術品,這也是我們跟不上外國人的地方。

製作全國大飯店所訂製的燈籠

Q8:您對這個小兒子目前的創作能力打幾分?他是不是已經學到您所有的技術?

A:98分!我覺得燈籠的製作需要興趣及創意支持,而且自己肯學、肯想,才能有較好的成品完成,而五子非常用心思考,我已經把我會的都傳授給他,再來就需要他自己去融會貫通。(吳大師在白紙上寫了大大的98,而且當他談起小兒子時,臉上流露出驕傲的神情喔!)

Q9:這種傳統的藝術現在很少有人肯願意學,您會不會擔心技術的失傳?

A:現在這種傳統的技藝漸無傳人了,除了傳授給我的小兒子之外,我也常常應邀到全省市立社教館、文化中心、各級中小學、高中學府傳授燈籠的製作,我秉持著傳承己任的使命感與文化財產必須後繼有人的信念來培育人才,目前我的第四代傳人(吳大師的外孫林宜泰)慢慢的對這個藝術產生了興趣,但是之後的傳承不好好的走下去的話,也有可能就此失傳了!

Q10:自從您的作品有人欣賞之後,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時常的來做採訪,這對您的生活有沒有影響呢?

A:我很高興我的作品可以獲得這麼多人的讚賞,像是陳水扁總統、前總統李登輝先生、蔣經國先生、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等很多知名人士都慕名而來,更別說是過內外的各大媒體了,但因為現在年紀大了,手腳有一點兒不聽使喚了,所以目前店裡頭大大小小的事情大部分都交由我小兒子去打點了!

白蘭爺爺

經過了這一次訪談,大夥兒回到學校正準備要開始整理在燈籠舖所得到的寶貴資料的同時,有人在舊報紙裡頭看到了『白蘭爺爺』這個陌生的稱號,我們先找到指導老師問他們曉不曉得這個稱號的由來,同時我們也在網路上尋找有關這個稱號的文章,但是始終沒有結果!最後我們想到了可以問到答案的人,那就是∼吳榮仁老師,我們就利用下課時間去請教他這個稱號的由來,他就說:「在大約民國70年左右(哇!那個年代我們都還沒出生ㄟ),當時的白蘭洗衣粉公司,為了拍攝他們的廣告,於是就商請我爸爸(吳敦厚大師)來當作廣告片裡的主角,沒想到這支廣告一播出之後,獲得相當大的迴響,從那支廣告播出之後,大家就都稱他為“白蘭爺爺”了。」哇!竟過吳老師這一番的解釋之後,我們的心中又燃起了另一把火,我們都想找到當時的照片或者廣告單之類的相關物品,但是卻遍尋不著,最後又跑了一趟燈籠舖去請教吳怡德先生,他表示早在好幾年前整理東西的時候,就已經把那張廣告用的海報給丟掉了,我們一聽到“丟掉了”,心裡感到相當惋惜,沒能看到當時吳大師的樣子!但是令我們值得開心的是:我們又發掘了一項少有人知的“秘密”囉!

 

得獎過程

在民國七十年左右,林衡道博士曾經帶了一些大學生來看大師畫燈籠,看完之後,大為讚賞。而在吳大師得薪傳獎的過程中還有一些小波折,那時入圍者都要先將作品提報至文化中心,如果通過審核之後再由文化中心送至教育部評鑑,在那個時候就有人利用不正當的手段來拉攏官員,吳大師因為沒有錢,使得他的作品很久之後才得以提送到教育部。而當大師得獎後,林衡道先生是第一個告知吳大師的,吳大師很感激他,因此想要給林先生2000元的車馬費,但林先生拒收,最後吳大師還招待他去看電影,就在不久之後,新聞處也公告了吳大師得薪傳獎的消息。吳大師得到薪傳獎要接受表揚的時候,當局招待他們寄宿在台北的圓山大飯店,總統先生還招待得獎者吃飯、喝酒,而吳大師也得到了45萬元的獎金及很多紀念品,從此吳大師就被列為「國寶級」人物,此後他便開始在他所創作的燈籠上提「文化國寶」這四個字。